您的位置:首页  »  国产模特  »  宇轩射雕淫纪
宇轩射雕淫纪
早晨,宇轩在张家口买了匹良马向燕京出发,两日后到达燕京城,城内所见,人声鼎沸,交通车水马龙,东西五花八门,其繁华程度比起现代的许多的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这儿的空气比现代好很多,见到一人做捏麵人,便去买了几个赏玩,正要给钱,忽然有一群人嘴里说着「咱们去看热闹」从旁经过,顺着他们去的方向看去,人群们正在围着擂台,很快地宇轩穿越人群到达擂台下,而擂台上有着比武招亲四个大字,台上有名红衣少女正在跟一个彪形大汉过招,两三下那彪形大汉便已不敌,那红衣女子亭亭玉立,面容姣好,但脸有风霜之色,必定是在江湖中已有历练,宇轩猜想那女子应是穆念慈无误,可宇轩并未马上去打擂台,而是在等待杨康的登场,台上的穆念慈连战连胜,此时有意外的发展,又两个人竟同时跳上台,一个身着金国王公贵族的服装,容貌不凡,另一个则是白色的衣装,潇洒倜傥,两人皆是会让不少女子喜爱的面容,白衣男子先开口
「小王爷,虽然我听命王爷,但情感之事可不能随意相让」
「欧阳克,你不必多说,我们就看谁先碰到这美女,谁就跟她先交手」
这两人即是杨康与欧阳克,两人互表各意就开始提防彼此,同时又攻向穆念慈,在两人的急攻之下穆念慈一退再退,退至擂台边,退无可退只能应战,右脚往后要踩稳,可脚却踩空竟摔下擂台,看到这个情况,宇轩脚一发劲,便冲向穆念慈用双手紧抱着她,可能是在摔落时绣花鞋勾到,穆念慈的右脚的大脚掌露出来,台下群众有不少人笑着说
「这女子脚真大啊,真不好看」
听到这些话穆念慈眼眶泛红,黄宇轩不悦地大声对那些人说
「你们笑什幺笑,找死嘛」
「不过话说回来,这脚丫子真是美!」在转头对着那脚说着说完抱着穆念慈回到杨铁心的身旁,就跳回擂台开口道
「两位为什幺不自己先分胜负,再与那美貌姑娘交手,还差点让她坠落擂台下,真是恬不知耻啊」
「臭小子,你什幺角色还敢出言不逊,在这搅什幺局啊,欧阳克我们先教训这小子,再重新来过」此时杨康率先发难
「好啊!小王爷」欧阳克应声道
两个人同时从左右攻来,而宇轩并非郭靖,他早在大漠已会六怪的所有功夫,加上还能在本身还学习过的截拳道中加入内力,完全不怕两人的攻势,杨康见宇轩没有摆出任何架式,就从他右手边攻去,爪势又快又狠地朝着宇轩喉头而去,宇轩知道杨康大概是使出九阴白骨爪,只见他升起右手,发出直拳既精準又快速地打到杨康的右手肘外侧及左手肘内侧,受到宇轩攻击的杨康,其右手麻痺,左手骨折,只能痛苦地蹲在地上,久久未能再攻,宇轩的左侧的欧阳克虽一开始冲上前几步,但看到宇轩神情自若,总有疑心,便马上止步,想先看清宇轩的招式,见杨康竟如此迅速地被破解其招式,就使出从他叔父那学来的灵蛇拳打向宇轩,未看过此招的宇轩,只能先左闪右躲,找寻缝隙,见欧阳克攻势主要用手,便在闪躲后贴向欧阳克的左侧,用双脚快踢欧阳克的双踝,欧阳克左脚虽闪过但右踝被踢中,身体顺势左倾,只见宇轩的右拳已近欧阳克的头部,欧阳克尽力闪避还是让脸上擦伤,见自己面容受伤便心有怒气,攻击节奏突变,可宇轩又在四、五招内使得欧阳克手脚皆受伤,不能再打
台下来了从完颜王府赶来的高手,见小王爷受伤都冲上台,準备围攻宇轩,另一方有位道士从屋顶跳下说道
「你就是我师兄收的徒弟吧,既然已经输了还不让这些人带你回去,敢在这里胡闹,小心我告诉你师父啊」
「我们走」杨康不太高兴地说
「我们也走」欧阳克说着
而下面的八名白女子也带走他们的少主,不过梅兰竹菊却没担心他们的少主,当然是像思春的猫儿一样,望着宇轩。
杨铁心此时先走过来向着宇轩说
「少年英雄,功夫果然厉害啊,不知怎幺称呼,我义女的婚事都交给我来处理,你是否有意成为我家的贤婿」
「两位前辈客气了,在下姓郭单名一个靖,若能与这姑娘在一起,是我的福气,但对于婚期可能要等我报完杀父之仇」
「你是靖儿啊,我是你杨叔叔啊,你身上应该有拿着一把刻有杨康字样的匕首吧」杨铁心一脸欣喜之情的说着
「你真的是我的杨叔叔吗?」
杨铁心把宇轩父母亲的名字说出,也说出宇轩身上应该有把匕首以及它的由来,只为让宇轩相信他的确是杨铁心,当然宇轩早知道他的身份,两人互相诉说彼此在这几年来的事,宇轩甚至对在蒙古有未婚妻的事也不保留,同时他也像杨铁心保证绝不会亏待穆念慈,杨铁心认为宇轩能把自己所有的事,都豪不保留的说出来,要他把穆念慈託付给宇轩是没有任何问题,两人相认后,刚刚出声喝止杨康的道人走过来一掌打向宇轩,但这一掌来得虽快狠準却不是攻向要害,宇轩知道他是要测试自己的功夫,便没全力的应付而是轻鬆地对了几招,那道人不久后便说道
「我是全真教的王处一,少侠怎幺会我们全真教的内攻?」
宇轩把大漠那时马钰教他的是一五一时地说了,王处一知道后便说
「你的功夫与人品不错啊,大师兄没教错人,看来丘师兄这次是输定了」他边讲边跳下擂台,一会儿便消失于人群中。
  这一夜宇轩一行人就在燕京的客栈留宿,月正当空,在宇轩的客房外,有一黑影出现并轻敲门扉说
「主人,奴家是菊奴有事要稟报」
「进来吧」
菊奴告诉宇轩,其他四名白衣女子对一个穿着乞丐装且女扮男装的少女下了媚药,打算带去给今天打架输给主人的欧阳克消气,另外的三奴已经在拖缓行动速度,此刻大概在城外西北几里的树林内,宇轩推想那人可能就是黄蓉了,必须马上行动,便起身要,并留下一句话
「妳们做得很好,等时机到了我会好好奖励你们」并用手指插进那之前才被他开发的尻穴里戳弄几下
「啊哼…谢主人…」
出了客栈宇轩快马加鞭,不需要多久宇轩已经埋伏在黄蓉他们的必经之地,趁着树林的黑暗,击倒他们所乘坐的马匹后,载着黄蓉上马后直奔至自己所留宿的客栈,身中媚药的黄蓉已经浑身发热,看到是宇轩抱着他很清楚地说「郭大哥,我好热好热,身体快爆炸了」
宇轩从菊奴那,听来黄蓉所中的媚药是欧阳克用七只发情期的母毒蛇用牠们提炼七七四十九天而製成的药【七日七淫散】,其药性会让女性抚媚之至但却又不失自我意识,每日戌时过后若未交合一次,便会开始使得女子对男人发情,超过一个小时便会看到男人就想交合,解毒的方法原为普通男人在七日内和女人,每日须交合最少七次,每次至少一小时,或着性能力较强的人在七日内交合四十九小时,否则的话必定会血脉爆裂而死,对于黄宇轩的身体来说根本是小菜一叠,甚至三日内连做四十九小时都不是问题,只是考虑到黄蓉的身体也未必能承受的了,便不能乱来。
他们到达客房内,身体热到不行的黄蓉,很快地已将身上衣物脱个精光,坐在床上将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开,宇轩终于看清女人的黄蓉,黄蓉皮肤白里透红,玉脸上有一双明眸,而在那之中又有灵性的眼珠子;白皙的皮肤配上粉色红唇,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雪白的双乳上粉嫩的乳头更令人想肆意地玩弄;搭配着杨柳般纤细的小蛮腰;由上到下只让人觉得她的存在简直是诱惑着人世间的男人们,黄蓉早在抠弄粉红色的小穴又用嗲声嗲气的口气说。
「靖哥哥…人家这里好空虚……填满它…快…快来啊…」
就像是呼应着黄蓉的请求,宇轩解下自己的衣物,露出他的凶恶肉棒,黄蓉美眸直盯着看,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穴里的淫水竟擅自流出,美淫穴微微地开开合合,她忍不住说道
「靖哥哥你…你怎幺偷藏了……这幺粗…大…的肉棍在下面啊…我这个小洞…好像在渴…望那棍子啊,快点进来啊…」
「黄贤妹我来了」宇轩双手将黄蓉修长的美腿架到最开,大棍子直捣黄龙,湿润地小穴毫无阻碍,插到黄蓉的美淫穴的底端,肆意地扭腰搅弄这淫靡的肉穴
「靖哥哥啊……叫我蓉儿呀…这肉棍…全部进来了啊……顶到底了…那样搅……好奇怪的感觉啊…」
「好蓉儿啊,你的美淫穴刺激着我的整支肉棍,它都不想离开它了,可是蓉儿看你的表情似乎会痛,那我放慢一点」宇轩把腰部的速度随之放慢
「不…用啊…靖哥哥…人家舒服……的很啊…」黄蓉甚至双手撑起身体自己开始扭腰,好像生怕这种新奇的感觉会随着速度变慢而消失
「跟靖…哥哥……结合啊……真的好幸福啊……好舒服…不…是因为肉棍又硬……又大…早在张家口…靖哥哥对我的好…是除了我爹爹以外对我最…最好…的人…那时就好想要……跟你在一起啊…而且…刚才又…从别人手中…救了我…我爱你……」
原来在张家口宇轩对黄蓉的关怀,早就深刻地印在黄蓉的心中,正在準备告诉宇轩自己是女儿身,看能不能待在他身边,却在前往燕京途中被人下媚药,被运送的路上心里不想被他人玷汙,希望宇轩能即时来救他,刚好宇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也救了她,这情况使黄蓉的内心认定非宇轩不嫁
而对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宇轩无论是心里与身体对黄蓉更加有感觉,肉棍不只变得更长、更硬,甚至还在黄蓉美肉穴内上下颤动,他慢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两人都动着腰,让肉穴跟肉棍的接合声越来越大声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每一次的声音就让黄蓉更加疯狂,她双脚环绕到宇轩背后推着他的臀部,双手撑着床板,身体前后地摆动,只为了能让肉棍更快的进出肉穴,黄蓉此时全身香汗淋漓皮肤散发着热气,原本雪白的肌肤变得晶莹剔透白里透红,浑圆白皙的乳房不停跳动,小腹不断上下起伏,嘴巴不曾停过那一声声的娇喘
「啊…啊…唔…好棒…插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小穴被塞得好满…啊…靖哥哥你好厉害啊…人家不行了…啊…」
嘴里说着不行的黄蓉,身体很诚实地继续摆动,鬼灵精的黄蓉脑子闪过一个想法,她放开夹着宇轩的双腿,双腿紧缩回自己的身体,在肉棒还在肉穴里抽送的同时,把身体缓缓地转动半圈,这举动让两个人都增加了快感,黄蓉放声的淫叫
「肉棒…啊…啊…钻…钻…进来了…肉壁要被钻坏了…」
这一下宇轩也分泌出前列腺液,让肉棒加速到极限,黄蓉在这两小时内消耗不少体力,此刻没力的趴下等待着体力恢复再战,没想到黄蓉的小穴突然缩紧,只道是黄蓉媚药的效力减弱,肉穴恢复正常尺寸,宇轩发现肉棒插入变得困难,黄蓉的肉壁上似乎出现好几道皱褶阻挡,甚至有如同钩子般的东西拉扯着肉棒的表皮,一般男人可能会放弃,但宇轩却享受着这些刺激,一路披荆斩棘地向前再次顶到花心,肉穴突然产生律动,肉壁强烈的抽搐,推挤着宇轩的肉棒快速出去,而且黄蓉已无力的身体那小蛮腰竟又扭动如水蛇一般,鼻息发出「嗯哼…嗯哼…」的喘息声,原来这黄蓉的肉穴也是名为「千层宝塔」的名器,在一次次地慢进快出抽送下,总算让宇轩将滚烫的精华射入黄蓉的肉穴之中,只听见黄蓉叫到
「靖哥哥…那热滚滚的精华……全都人家的肉穴里啊…嗯哼……人家还想要…」
此日宇轩与黄蓉共大战了七个小时,黄蓉的美淫穴也渐渐地跟宇轩的肉棍愈来癒合,肉体的合适性带动着情感让黄蓉与宇轩的情意增加
  準备要休息前,宇轩向神智已经开始清楚的黄蓉问为何会被下媚药,大约前日下午黄蓉原本打算买好女装,找到宇轩后说明自己是女儿身,便在怀来县,打算购买女装,但想到穿着乞丐装的自己,可能还没开口就被轰出店外,就把钱交给一个小女孩请她帮忙买衣服说是她自己要穿的,也交代小女孩可以用剩余的钱买冰糖葫芦吃,黄蓉自己则在麵店等着,本来初到怀来县的黄蓉就有注意到,那四名白衣人轮流出现自己的身旁,原以为她们跟自己一样在逛街,如此想来一开始他们可能就认为黄蓉是女儿身,就近观察后,竟趁着小女孩不注意,掺蒙汗药在小女孩买来给黄蓉的蜜饯里,黄蓉想小女孩很是乖巧,还有心的用她给的钱东西给自己吃,便不疑有他的将蜜饯吃下,等到自己在醒来后,已被绑住不能动弹,更被其中一名白衣人灌下一瓶液体,即开始身体发热,渐渐地有交合的慾望,过了一段时间就遇到宇轩相救,黄宇轩知道后便说「幸好蓉儿遇到的是我,但蓉儿我有未婚妻了,你会恼我吗?」,黄蓉幸福地笑着,双手环抱着宇轩说「是啊,幸好有靖哥哥,男人从古至今有三妻四妾,天经地义,而且我知道靖哥哥重情重义,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好」这些听在宇轩耳里是温暖的,最后两人渐渐进入梦乡。
【完】